南绮

不挺,不信,挺住,自勉

关于养猫

无脑甜
每天甜饼1/1
贤妻良母蔡师兄
真棒 今天也是赶末班车呢






“邱居新!你去干嘛了?!”

蔡居诚还忙着贴窗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估摸着是邱居新回来了,结果回头一看就看到邱居新衣衫不整,连发型都难逃一劫。

邱居新还是板着一张脸,只是整张脸沾了些许泥土,看起来有些滑稽。

邱居新伸手,蔡居诚这才看到邱居新手上拿着本应穿在身上的外袍,外袍沾上不少泥土,中间鼓起一块。

蔡居诚不明所以,还以为邱居新要他帮洗衣服,一脸嫌弃地正要把那件外袍扯过来,就看到中间鼓起的一块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头就露出来。

“喵。”

在那件脏兮兮的外袍里,那只白色毛茸茸的动物显得格外显眼,那只小猫抬起头,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就向着蔡居诚眨眼。

蔡居诚一瞬间觉得绷不住脸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小猫从那件外袍里拿出来,那小猫也不怕他,从容地就钻进蔡居诚怀里,还用头蹭了蹭蔡居诚的下巴。

蔡居诚忙着撸猫,一时间忘了站在一旁的邱居新。

“师兄。”

这一声师兄终于让蔡居诚记起一旁的邱居新,蔡居诚瞥了一眼邱居新,“这猫怎么来的?”

“抓回来的。”

蔡居诚不可置信,“就抓一只猫,你搞成了这样?”

好歹也是武当派未来掌门,怎么抓一只猫也能这么狼狈?

窝在蔡居诚怀里的猫,这时喵了一声,有些得意地看着邱居新。

邱居新眼神有些闪躲,“嗯……”

“从实招来。”

“我见这猫在武当门外徘徊很久了,想起师兄喜欢猫,就想抓回来,不想伤了它就没用武功 等它不多把整个武当都跑遍了,没了力气我才把外袍盖住它上去抓住了。”

蔡居诚一时间有些头痛。

堂堂武当派未来掌门为了抓猫把自己整得浑身泥土,外袍还被猫抓得不成样,传出去真的不大好听。

“你追着猫跑的时候都有多少人看到了?”

“没注意。”

蔡居诚扶额,可以,看来不少人都知道了。

“你自己去洗澡,外袍和衣服都留下,我给你洗。”

没看见邱居新满脸笑意的样子,蔡居诚拿起那件外袍就开始数落邱居新一顿,本来窝在蔡居诚怀里的小猫也下了地,走出门外了。

“明天就要去见掌门的你倒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是想我被外面的人再多添几笔恶行吗?啧啧啧,这都被抓得稀烂了,我怎么补啊?你索性去新买一件好了,武当又不差钱,真是个败家掌门啊……”

这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可蔡居诚还是从柜子里翻找出了针线,认真地补着外袍的裂缝。

“这是最后一次帮你补衣服,下一次再把自己搞成这个蠢样,我不认识你,你别回来了。”

“嗯。”

“干嘛还杵在这?衣服放在桌面就赶紧走!看到你就烦!”

“嗯。”

邱居新笑容越来越深,把衣服叠整齐放在桌面后就退出房门,慢慢把门关上。

他有很久没看见师兄为他补衣服了。





在刚入门的时候,掌门给每个人都派发了衣服,虽然武当的确很富有,但是为了弟子日后不会随意挥霍武当的钱财,只给每个人派发了一套衣服。

蔡居诚更是嘱咐他若是破了,烂了,不能更换。

可是尽管邱居新再怎么小心翼翼,还是不小心擦破了靴子的一角。

他还记得自己以为犯了个天大的错误,红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还是冬天,但邱居新却怕靴子再擦破,只好穿着一只靴子提着一只。

当蔡居诚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那个长得像玉人的小师弟,提着只擦破一角的靴子,一只脚赤裸地踩在雪地上,红着眼睛虽然板着脸但语气颇为委屈地问自己怎么办。

只是一句普通的嘱咐却被邱居新看得这样重,那怕只擦破了一点,就能让平时木着脸的小师弟害怕到成这样,蔡居诚真是哭笑不已。

“你放心,师傅不会因为这样治你的罪的。”

蔡居诚好脾气地哄着这个小师弟,“不就是破了一个角吗?师兄帮你缝好不就行了?”

邱居新耷拉着一张脸,勉强答应点了一下头。

蔡居诚拿着针线就开始绣了起来,不一会儿,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猫就填补好了那个角。

看得邱居新都呆了。

没想到师兄的针线活这么好。

蔡居诚看到邱居新看着那只小猫一脸惊奇的样子,不禁感叹小孩子就是好哄。

“你看,这样就好了吧?”

“以后衣服那里破了就给师兄,师兄给你补,不用怕的。”

“听到没?”

邱居新像是捧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捧着手中的靴子。

“嗯。”



这一声嗯,就让蔡居诚一直在补邱居新的衣服,那怕中间停了些许时间,但还是补到了现在。






宋居亦和萧居棠仍然不敢相信那天灰头灰脸追着一只猫跑的是他们的嗯嗯师兄。
他们为此烦恼了半天。

郑师兄笑眯眯地从他们背后经过,“恋爱使人的智商变低呢。”

评论(2)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