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绮

不挺,不信,挺住,自勉

小甜饼一块

小甜饼
大概就是冰九夫夫历经磨难后的生活
私设冰哥劈开了通往冰秋世界的通道让小九可以去玩(??
历经磨难后的两个人这么辛苦地在一起了自然性格被磨合了一点嘛……所以……算了其实就是ooc

ooc预警









魔界的天空总是满天的猩红色,看得沈清秋心烦,便总是时不时就不声不响自己一个人溜到了 平行世界,虽说沈清秋每次总是被洛冰河逮到,但他似乎乐此不疲。

对于在经过自己不知第几次教训后,转眼又忘干净跑到平行世界的沈清秋,魔尊洛冰河头痛不已。

罢了,这次便由他了。

洛冰河叹了口气把手中厚重的文件放下。

“漠北,此次南方作乱便交与你了,琐碎之事不必问我。”

说罢便化作少年模样跑去找沈清秋。

洛冰河找到沈清秋时,他正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青楼听着小曲。

正是那个世界里另一个他与另一个沈清秋的故事,春山恨。
那也是他曾经羡慕的东西。
一个温柔的不刻薄的师尊
一个与他没有仇恨只剩情爱的师尊
一个能自愿与他度过余生的师尊

一个能接住他那杯敬师茶的师尊


沈清秋本来便打定了主意,反正洛冰河也会来找他,也不必担心不识回去的路,倒不如在这边 的世界多享受一下人界的热闹。

只是站在热闹的大街上时又觉得没什么可逛,他也不会逛那些小摊子也看不起那些做工粗糙的 小物件,但是他也不甘就这样空手而归,思来想去只能去他曾经最熟悉的地方,青楼,也顺便 听听那小畜生以前天天念叨这个世界温柔的沈清秋与另一个洛冰河的故事。

谁知才刚坐下没多久,连曲子的一半还没过,洛冰河就来了,还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 是幽怨得不行,但浑身还是散发着威慑的气息,把正在弹唱曲子的歌女吓得不行。

沈清秋抬头看了一眼在门口看着他的洛冰河,冷笑一声把钱袋稳稳的抛到歌女的怀里转身便走 了,踏出门栏时一个眼神也不肯施舍给洛冰河,还把衣袖挥了挥差点甩到了洛冰河的脸上。

对此,洛冰河也不表态,只是默默在沈清秋后面跟着。

见洛冰河只是在他生默默跟着并无把他带回魔界之意,他松了口气,看来洛冰河没对他在青楼 听小曲一事不悦,同时也得寸进尺地怀了点坏心思。

一路上沈清秋特意选择在后巷中不停走动,后巷的路不是脏就是臭,也亏沈清秋为了折磨洛冰 河而忍住了。

即便洛冰河也深知他的师尊是在逗他玩,他也还是默默地跟着,不知走了多久沈清秋的脚步终 于慢慢停下,最后站在了小巷尾处接近大街的位置停下。

只见沈清秋站在阳光下停下,侧身转过来,慢慢把扇子打开,“小畜生还跟上瘾了?”

这是松了口的意思。

洛冰河从暗处走出,“也不是,只是担忧师尊的安危才来的。”

“哼。”

沈清秋扭过头去,又开始了行走,不过这次洛冰河知道,自己可以和沈清秋并肩走了。

“师尊可是喜欢这世界的小曲?”

沈清秋眯了眯眼睛

“这小曲这么多小畜生指的是哪首?”

“自是春山恨了。”

“呵。”

沈清秋薄唇一勾,又是冷笑一声,加快了步伐。

洛冰河虽说的上是情场高手可在沈清秋面前似乎又回到了小白的模样,他还是参不透自家师尊 的心思,只觉得这沈清秋的心思比女人的心思还要复杂,弯弯绕绕也更多。

他不知沈清秋这是什么意思,只好继续默不作声跟在身后。

自从两人互相对对方坦露心思后,也就再无间隙,只是近日不知为何沈清秋又开始四处挑剔, 不是房间布置不合他心意便是饭菜不合口味,从大至小都数落一遍,洛冰河跟着他要求的修改 了一遍后还是被数落了一遍,这下明眼人也知道沈清秋是故意的了。

洛冰河倒也不在意,沈清秋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一切都按照沈清秋的意思去办,谁知沈清秋越 发挑剔,前天要浅绿色的花瓶第二天就想换成浅蓝色,第四天就要回之前的绿色花瓶,如此反 复不断,换了不止十次洛冰河才惊觉原来自己也有如此好的耐性。

只是经过挑剔的风波后沈清秋便开始了喜欢在两界穿梭。

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若是沈清秋在那里犯了事他也很难能保沈清秋安全,只好把人叫来训了 几句,谁知那人更加肆无忌惮,完全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如此几次后,终究在晚上做恨了几次,倒也奇怪,在两人确认心意前无论洛冰河怎么辱骂,沈清秋连反驳都懒得施舍,即便做 恨了哭声也是少有的,但近来几次做恨了沈清秋不但哭,还翻身把背脊对着洛冰河偷偷地抽泣 ,洛冰河哄了几个时辰都不见好。

也只有在刚去完另一个世界回来时心情才好些,肯让他抱一下。

如今沈清秋再次发难,他除了默默接盘别无选择,以前哄姑娘的一套放在沈清秋身上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走在前头的沈清秋见洛冰河也没走,还在后面跟着,也就放下心来,把心头涌上的酸意压下。

他并不喜欢那首春山恨,但是洛冰河好像喜欢。

他到底是喜欢那个笑语晏晏的沈清秋还是自己这个尖酸刻薄的沈清秋?

越想沈清秋越是生气,脚步走得也越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往哪个方向走了,只知道被洛冰 河拉着的时候他已经在苍穹山清净峰了。

这个世界的洛冰河和沈清秋还有清净峰弟子似乎都不见了,整座山峰只剩下他们两个。

“师尊,弟子可是做错了什么?”

洛冰河看着脸色有所舒缓的沈清秋心中暗道这下自己总算问对了。

如今的洛冰河虽一身黑衣但体型特意化成了少年的体型,而如今沈清秋也是翩翩白衣,又是在 清净峰,此景与以前倒是没什么不同,沈清秋摇着扇子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洛冰河。

良久。

“小畜生,跪下。”

“?”

洛冰河虽不知沈清秋是何意但还是依言跪了下来。

沈清秋继续不慌不忙地摇着扇子。

“小畜生不知错在了何处?”

“是,请师尊明示。”

沈清秋啪一声把扇子收起,拿着扇柄挑起了洛冰河的头,“我问你,你可是喜欢春山恨这小 曲?”

“师尊喜欢弟子便喜欢。”

这倒是会说话,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姑娘。

“倘若我说我不喜欢呢?”

本来问沈清秋是否喜欢春山恨就是随口一问,若是知道这随口一问能产生这么大的误会他就不问了。

“弟子也不喜,只是见师尊似乎有些艳羡才随口一问罢了。”

别说他一开始也羡慕这世界的洛冰河,更何况一直想要被别人善待的沈清秋。

沈清秋收起扇子,瞥了一眼洛冰河没说话,只是退后了一步。

洛冰河识得眼色也起了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埃。

多年间的磨合他学会了看沈清秋眼色,沈清秋也学会了退后一步,虽然偶尔还是有些脾气,但也互相磨得差不多了。

“走吧。”

洛冰河挑眉,勾唇一笑

“师尊是何意?”

“小畜生听不懂人话么?”

见沈清秋隐隐约约又有发难之势洛冰河也不再反驳,只是上前把沈清秋抱起来,沈清秋也难得 没反抗,乖乖揽住了洛冰河的脖子。

回到魔界,抱着怀中的人洛冰河不禁问道,“师尊当真不羡慕他们有春山恨这么一美谈吗?”

毕竟在自己这个世界,他不是什么好人,沈清秋也不是,于是别人骂他时总能把沈清秋捆在一 起骂,可不如另一个世界一般被唱诵。

怀里的人皱眉道,“若是我们的事情是一曲春山恨可以唱罢的,那我们这么多年的纠缠是在做什么呢?”

“那你呢?”

“什么?”

“你是喜欢另一个世界那个温柔的沈清秋还是尖酸刻薄的我?”

答案早已不言而喻,但沈清秋还是求这么一个答案也不过是为了心里那关。

如此还是惹得洛冰河轻笑一声。

“那自然是我的小九了。”

评论(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