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绮

不挺,不信,挺住,自勉

霜降贺文

今天霜降呢♡

这样的日子怎么能不吃糖呢♡

张嘴,吃糖♡







嘀嗒嘀嗒

现在快12点了,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啊。

滴答滴答

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雨声与时钟的声音重叠。

嘀嗒嘀嗒

滴答滴答

喀嚓

这是开门的声音。

薛洋急急忙忙从床上跳下,像是刚从半死状态回魂,但他动作极为利索,先是把房间的灯都打开,然后蹲在门口。

等待客厅的人的声音。

“……阿洋?”

“诶!来啦,小星星!”

薛洋立即把门把扭开,冲出客厅就是一个熊抱。

晓星尘无奈地把薛洋抱起,把抓住自己手臂的手轻轻的拿开,然后再把人放在沙发上。

“这个是我的!对吧小星星!”

薛洋拿起塑料袋里一包牛奶糖,就开始拆开来吃了。

“是,是,你的。”

晓星尘宠溺地笑了笑,把塑料袋里的糖全都拿了出来,一字形地铺展在桌子上。

“唉呀,小星星你真是太好了!我快爱死你了!”

薛洋盯着桌面上的糖,

“别贪吃,一天只能吃一颗。”

“呃?!可是你出差这么些天我都没吃过糖啊……”

说完还瘪了瘪嘴,仿佛是真的。

“是吗……”

晓星尘微笑着,手却在沙发缝隙里摸索。

果然,晓星尘眯起了眼睛,手一用力,便从沙发缝隙中抽出一堆巧克力包装纸。

薛洋 : ……

薛洋 : “那我也还是没吃糖……我吃的是巧克力,巧克力怎么能是糖呢?”

晓星尘 : “嗯,我知道了。”

晓星尘拿起散落一地的巧克力包装纸,转身往厨房走去,扔进了垃圾桶。

见他这么久都没说出今天的重点节日,薛洋有些急了,“小星星,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啊?”

刚从厨房出来的晓星尘身形一顿,但随后就坐到沙发上从容道,“知道啊,今天是二十四节气里的霜降。”

薛洋:…………

薛洋还是不死心,“没让你说这个!我是说今天咱俩有什么节目没?”

话一出口薛洋就后悔了,看见晓星尘变红的耳朵,直觉告诉他,他好像说错话了,但此时失望,愤怒与委屈的心情盖住了想要一问究竟的好奇,他也不想直接跟晓星尘说,就座在沙发上暗自生气。

感受到身边人危险的气息,晓星尘忍不住了,只怕他误会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晚上他却只能跪键盘了。

“阿洋,咱们到阳台上去吧。”

“不去。”

惨了,媳妇生气了。

“去吧,吹吹风。”

“吹风是吧,很好,晓星尘你今天晚上就去阳台慢慢吹!”

晓星尘:……

既然如此,晓星尘见的确不能让薛洋主动到阳台上只好选择强制把人抱起来了。

薛洋:“卧槽!晓星尘你干嘛!发疯啊?!”

薛洋:“……什么鬼”

来到阳台上,晓星尘把人放了下来,往下看,看到楼下摆放着能发出荧光的圆球,排列着一句话。

「阿洋,我们可以再牵手下一个十年吗」

今天是他们结婚十周年的日子。

若是平常的女生看到这种画面,一定会感动得哭泣投向自家老公的怀抱。

但是薛洋是女生吗?

不是。

好一会儿,薛洋才反应过来,晓星尘既看不出媳妇有任何一点感动的情绪,也看不出这到底出了什么效果,他也不好出声,就保持着这种僵硬的气氛。

过了一会,薛洋扭头看向晓星尘,嘴角抽搐,“这种老干部般的庆祝方法你怎么学来的?这成本高吗?你就花钱买了一堆会发光的圆球来庆祝咱俩的十周年是吗?”

晓星尘:……

薛洋继续教训道,“你要是有这么多钱买这些垃圾,还不如买糖给我吃,或者是每天准需我多吃几颗糖,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东西下次别买了,听到没?”

晓星尘:“听到了……”

薛洋满意地点了点头。

晓星尘:“但是楼下那些糖还真的可以吃……其实只是外面那层糖纸发着光 里面包着糖的。”

薛洋:!!!

薛洋:“那还等什么啊?!我下去拿了啊!”

说罢,他就打算从阳台直接跳下去,晓星尘眼疾手快,手又长,把人抱在怀里,嘴巴靠着薛洋的耳朵,“阿洋,那么你准备了些什么给我啊?”

薛洋一心只想赶紧下楼,把那些糖果收入怀中,回答晓星尘的时候就添了些敷衍,虽然他压根就没准备实质性的礼物,也早想好这么回答他了。

“第一份,我先回答你那个愚蠢的问题,废话,你不跟我牵手下一个十年你还想找别人是吧。”

“第二份,我都把自己给你了你还要怎样?”

“给完了,还不快放我下去?”

晓星尘听到后还是感到苦笑不得,且不说那所谓的第一份礼物肯定是临时想的,那第二份礼物也真是被他重复不知多少次了,所以晓星尘早有预料薛洋会这么说。

“阿洋你说你把自己给了我,那我是不是可以要求阿洋做些什么?”

薛洋毫不犹豫且说得豪迈,“除了限制我吃糖,其他随你!”

晓星尘失笑,却趁薛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不得了的,就把人公主抱起来,往屋内走去。

薛洋:??!

薛洋:“你干嘛?!”

晓星尘:“阿洋不是说随我嘛?”

说完就把人放在床上了。

薛洋觉得有点慌。

“我楼下的糖怎么办?”

晓星尘:“明天早上你就可以看见那些糖了。”

薛洋:“我有点不放心……要是有人偷怎么办?”

晓星尘的手极不安分地在薛洋衣衫下摸着。

“阿洋……不会的……你可以放心……”

“嗯……啊哈……我……”






被好友忽悠过来,在楼下捡糖的宋岚,拿着手中的糖罐,一手边捡着糖,耳朵一边听着活春宫,他觉得必须重审一下这位好友了。

宋岚:我觉得他一点也不明月清风





第二天下午

薛洋醒来,果不其然看到床头摆放着一个糖罐,里面的糖塞满了一整个糖罐,没有一点缝隙,而且还很干净。

虽然薛洋看到这个糖罐还是很高兴的,想到晓星尘为了他在楼下幸幸苦苦捡糖,还是感动的,只是一想到是用腰换来的,心里就有一点不愉快……

薛洋:这罐糖也不能安抚我的腰痛啊……







请问宋岚先生,您对您这次辛苦捡了这么久的糖果,却只是促进了晓薛夫夫的感情有什么看法?

宋岚:深藏功与名

「完」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