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绮

不挺,不信,挺住,自勉

晓公主

睡公主的大纲,不一样的故事

内含宋薛,晓薛,宋晓薛

还有一丢丢的聂瑶 曦澄 忘羡

有毒产物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国家,名叫义国。

在义国有一位男公主,名叫晓公主,他气质出众,性格温润儒雅,相貌更是如嫡仙般俊美。

于是这就招来了一方巫师,瑶巫师的不满,于是下了个非常无聊的诅咒,这位男公主将沉睡100年,但是100年后将会苏醒。

瑶巫师:虽然我也不知道下这个诅咒有什么用,但我就是想下,哼

于是晓公主就倒下并睡着了。

晓公主有一位爱人,也是巫师,名叫薛巫师,他们感情非常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薛巫师非常气愤,大喊一声胡之后拿起扫把就往义国飞。

留下原地的三位巫师一脸复杂,分别是江巫师,魏巫师还有聂巫师。

聂巫师看着薛巫师留下的牌叹了口气。

聂巫师:“等他回来之后我们要给他钱嘛?”

魏巫师和江巫师纷纷摇头。

聂巫师:“那他问起来怎么办?”

魏巫师决定转移话题。

魏巫师:“听说这次这事是金巫师下的诅咒?”

江巫师:“是啊。”

聂巫师:“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们没叫三哥来打麻将吧?那薛巫师中招了下一个该是……算了,反正我大哥肯定没事。”

魏巫师:“我突然想起来蓝二哥哥叫我早点回家。”

江巫师:“蓝曦臣好像说过我不能再进行任何赌博活动,先回去了。”

两人麻利儿地骑着扫把就走了。

聂巫师 : ……

聂巫师 : 呵,gay佬。



另一边的薛巫师看着沉睡中的晓公主又是气愤又是无可奈何。

谁叫这么多巫师中就瑶巫师一人把诅咒学得最好,能解也能下,而自己只会下诅咒不会解。

薛巫师怒气冲天地去找瑶巫师却被他以腰痛的理由拒绝见面,薛巫师看着站在眼前的聂八块,恨得牙根痒痒但奈何打不过,只好作罢。

暂且不提他在瑶巫师的城堡外洒满了尸毒粉,但已经算是息事宁人了。

起码薛巫师是这么认为的。

怎么办呢

回到义国看着晓公主熟睡的样子,薛巫师一脸愁容,为了让晓公主醒来后看到国家没变,薛巫师只好让全国人民随着晓公主一起沉睡,为了不让晓公主受到威胁,薛巫师又用法力让义国城墙外长满荆棘,还有一条名为阿箐的巨龙镇守着。

“晓星尘……你快醒来吧……”

薛巫师坐在晓公主床边缓慢地说着。



一个月后,邻国王子宋岚因没有收到好友晓公主的信件而感到惶惶不安,于是决定到义国一探究竟。

在此之前宋岚王子命人打听到了不少关于义国的近况,譬如,义国被一位邪恶的巫师占领了,那位巫师把晓公主贬为奴役,全国上下被奸臣掌控,民不聊生,巫师为了不被外界干扰,用荆棘封住了城墙,让巨龙镇守着。

“这种事情毫无根据,我断然是不会信的。”

穿着厚重的铠甲,一手拿着长矛,一手拿着盾牌,骑着战马一副要去决斗的宋岚王子这样说道。

准备好后宋岚王子便出发了。

来到义国城外宋岚王子看到了巨龙,眼神一凛,他举起手中的长矛,正准备大喊时,巨龙却突然变成了一位少女。

“我是阿箐,镇守这的巨龙,你是谁?你来干什么?”

没事现在的巨龙都是这样的,宋岚安慰自己道

“我……我是晓公主的朋友,我来找他……”

“哦,那你请回吧,晓公主被诅咒了,要100年后才能醒,100年后你再来就能看到他了。”

“哦……好的……等等,你说被诅咒?!”

宋岚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脑中思绪飞快地整理了一下所得到的线索,最后得出了一个颇为合理的答案。

巫师诅咒了晓公主并且不止沉睡这么简单,而巫师现在应该在城内,等晓公主醒来准备对他实行些什么不轨的计划……

不行!怎么可以让自己的挚友落得这种地步!

宋岚王子下了马,举起长矛,就往巨龙冲去,巨龙一闪,宋岚王子还来不及停下,就被身上厚重的铠甲搞得重心不稳,一个跟头就栽进了荆棘里,连手中的长矛和盾牌都拿不稳,飞了出去。

阿箐 : mdzz

还好头盔和铠甲,还是有点用的,挡住了荆棘的利刺,使宋岚王子没有受伤,但宋岚王子看着沾满泥土铠甲,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把铠甲和头盔都摘下来。

而闻声而到薛巫师看到的便是宋岚王子把头上的头盔摘下来的模样。

薛巫师 : 啊,真帅

薛巫师 : 咳咳

薛巫师:“不知道邻国王子宋岚殿下过来这干什么?”

宋岚瞄了一眼眼前的薛巫师,心里打着分嗯长得不错,还有俩颗虎牙,可爱分爆满,于是宋岚王子直接把眼前的薛巫师划分为无害。

“我来找我友人。”

“穿着铠甲,带着头盔,手拿长矛与盾牌,骑着战马找你友人?”

说罢薛巫师还好心地指了指宋岚王子身后的战马,躺在不远处的长矛与盾牌,脚边的铠甲与头盔。

宋岚王子 : 咳咳

宋岚王子:“我友人叫晓公主,是义国的男公主,只是现在遭到一位邪恶的巫师诅咒,被困于城中,不知小友可曾见过城里那巫师的样子?”

被晾在一旁许久的阿箐,此时忍不住插了嘴,“什么啊,坏东西就是城里的巫师啊”

薛巫师 : ……

宋岚王子 : “什么?!”

薛巫师 : “不等等,不,我不是……”

宋岚王子 : “你骗我?!”

薛巫师 : “我没有……”

愤怒的宋岚王子连自身有洁癖的事都忘了,拔起周边乱七八糟的草就往薛巫师脸上摔去。

一旁看到那几种草的阿箐表情很微妙,默默的离开了。

薛巫师脸黑得不行,把脸上的乱七八糟的草拿下,“宋岚王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学过草药?”

“有。”

“那请你看清楚你刚刚抛在我脸上的草是什么,两种混合后有什么效果。”

宋岚王子突然觉得有点热,他蹲下仔细查看,一看,不但下身有点肿痛,脑门还很痛。

该死的。

薛巫师承认他今天真是倒大霉了,扭头就走,谁知身后的人,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手又揽住了他的腰,要不是这药草功效太大,薛巫师保证,这区区宋岚王子还近不了他的身。

“你干嘛啊!你他妈的发神经啊!”

薛巫师一边蹬腿一边扭着腰身。

“别动。”

气息从他耳朵边蔓延,腿一软,就被身后人揽得更紧了。

于是从此之后,薛巫师与宋岚王子就结下了仇,一天不打一次两人也浑身不舒坦,最后在晓公主醒的前一天 两人才定下了关系。

晓公主醒后,花了一段时间接受这个事实,也就接受了,并和薛巫师,誓友宋岚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最后让我们刚苏醒的晓公主唱一首歌吧

晓公主 : ……

晓公主 : 爱是一道光如此的美妙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