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绮

不挺,不信,挺住,自勉

君子之交淡如水

一直觉得两位道长就普通友情,可以谈谈天谈谈地,表面上似没什么交情,但心里面清楚对方是自己挚友。

·此文写的是两位道长未入世前的日常
·有些许私设,比如道长棋艺很好
·在这篇文里面,两位道长是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Ok吗?


虽已到晚冬,但冷风依旧在街道上肆意乱窜,不少人都早早回到家中避寒享受家中的温暖,捧着手中热茶看着窗外一片雪白,期待着这寒冬快点过去。

白雪观

一棵梅树下,两位道长坐在雪地上下着棋,一位身着白衣,一位身着黑衣,白衣道长神情淡然,看着棋局下棋时更是从容,而对面的黑衣道长就可谓是眉头紧锁,一脸愁容,下棋的手也摇摆不定,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子琛,到你了。”

晓星尘微笑着在棋盘上落下一枚白子,宋岚看着棋局后更将眉头皱紧了些。

这可难下了,无论是退是进也找不到出路了。

挣扎了一会儿,宋岚的手终究落不下手中的棋子,只好摇摇头“你赢了,星尘”

晓星尘继续微笑着,看向棋局的走势,白子一开始便势不可挡,吞了好些黑子,再慢慢让黑子入圈,最后围个水泄不通,黑子无论放在哪里都改变不了最后必败的局面。

“慢慢来,子琛,总有一天你能赢的。”

晓星尘捧起右手边的热茶笑道。

“但愿吧。”

宋岚也是颇为无奈,两人无论是什么都谈得来,可谓是志同道合的好友,且剑法也旗鼓相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棋这方面每次与星尘对弈时是必输的局面。

正当宋岚打算把棋子收起来时,却感到脸上有些冰凉,抬头又听到晓星尘道

“下雪了”

“嗯”

“要不我们切磋一下剑术热热身吧”

谢天谢地,终于是自己擅长的东西了。

尽管宋岚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但依然故作镇定,旁边的晓星尘仍然保持脸上笑容不变。

好歹做了这人这么多年好友,怎么会不知道好友那微妙的心绪变化。

两人切磋起剑术来可就没了棋局上那一眼可辨胜负的情况,两人介不让对方一步,越打越激烈,本来还可见黑白分明的衣襟,后来只能依稀看见只两道剩残影在打斗,也不知道有没有雪花的影响,路过的小道童站在不远出看得入神,却仍觉得分不清哪道影是黑哪道影是白。

而在他们头上的梅树,在不知不觉间,竟已开了这第一朵寒梅。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