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绮

不挺,不信,挺住,自勉

文艺青年蔡居诚,会唱歌会贯口又会念诗写字思考人生,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emmmm脚踢华山拳打武当还有另外两个都是娘们的门派不值一看?少林都这么……嗯狂妄的?啊暗香男弟子没人权原来是真的啊,真惨

梅妈妈
君爸爸
儿子怜
儿媳(?)花

梅念卿:乖儿子,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喜欢花城啊?没事,花城这鬼也不错的,你凶什么凶,吓到仙乐了!

君吾:这是我养的白菜!被猪给拱了!我能不凶吗?!

谢怜:父亲,其实花城挺好的……

君吾:闭嘴!小兔崽子回来!

谢怜:妈!你看他!

梅念卿:好了好了,吵什么?仙乐喜欢就行关你什么事啊?

君吾:可是这猪……

梅念卿:你当年还不是一样?猪?

君吾:……

梅念卿:行了,都一样,半斤八两。


花城:我该如何和岳父搞好关系

关于养猫

无脑甜
每天甜饼1/1
贤妻良母蔡师兄
真棒 今天也是赶末班车呢






“邱居新!你去干嘛了?!”

蔡居诚还忙着贴窗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估摸着是邱居新回来了,结果回头一看就看到邱居新衣衫不整,连发型都难逃一劫。

邱居新还是板着一张脸,只是整张脸沾了些许泥土,看起来有些滑稽。

邱居新伸手,蔡居诚这才看到邱居新手上拿着本应穿在身上的外袍,外袍沾上不少泥土,中间鼓起一块。

蔡居诚不明所以,还以为邱居新要他帮洗衣服,一脸嫌弃地正要把那件外袍扯过来,就看到中间鼓起的一块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头就露出来。

“喵。”

在那件脏兮兮的外袍里,那只白色毛茸茸的动物显得格外显眼,那只小猫抬起头,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就向着蔡居诚眨眼。

蔡居诚一瞬间觉得绷不住脸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小猫从那件外袍里拿出来,那小猫也不怕他,从容地就钻进蔡居诚怀里,还用头蹭了蹭蔡居诚的下巴。

蔡居诚忙着撸猫,一时间忘了站在一旁的邱居新。

“师兄。”

这一声师兄终于让蔡居诚记起一旁的邱居新,蔡居诚瞥了一眼邱居新,“这猫怎么来的?”

“抓回来的。”

蔡居诚不可置信,“就抓一只猫,你搞成了这样?”

好歹也是武当派未来掌门,怎么抓一只猫也能这么狼狈?

窝在蔡居诚怀里的猫,这时喵了一声,有些得意地看着邱居新。

邱居新眼神有些闪躲,“嗯……”

“从实招来。”

“我见这猫在武当门外徘徊很久了,想起师兄喜欢猫,就想抓回来,不想伤了它就没用武功 等它不多把整个武当都跑遍了,没了力气我才把外袍盖住它上去抓住了。”

蔡居诚一时间有些头痛。

堂堂武当派未来掌门为了抓猫把自己整得浑身泥土,外袍还被猫抓得不成样,传出去真的不大好听。

“你追着猫跑的时候都有多少人看到了?”

“没注意。”

蔡居诚扶额,可以,看来不少人都知道了。

“你自己去洗澡,外袍和衣服都留下,我给你洗。”

没看见邱居新满脸笑意的样子,蔡居诚拿起那件外袍就开始数落邱居新一顿,本来窝在蔡居诚怀里的小猫也下了地,走出门外了。

“明天就要去见掌门的你倒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是想我被外面的人再多添几笔恶行吗?啧啧啧,这都被抓得稀烂了,我怎么补啊?你索性去新买一件好了,武当又不差钱,真是个败家掌门啊……”

这话前言不搭后语的,可蔡居诚还是从柜子里翻找出了针线,认真地补着外袍的裂缝。

“这是最后一次帮你补衣服,下一次再把自己搞成这个蠢样,我不认识你,你别回来了。”

“嗯。”

“干嘛还杵在这?衣服放在桌面就赶紧走!看到你就烦!”

“嗯。”

邱居新笑容越来越深,把衣服叠整齐放在桌面后就退出房门,慢慢把门关上。

他有很久没看见师兄为他补衣服了。





在刚入门的时候,掌门给每个人都派发了衣服,虽然武当的确很富有,但是为了弟子日后不会随意挥霍武当的钱财,只给每个人派发了一套衣服。

蔡居诚更是嘱咐他若是破了,烂了,不能更换。

可是尽管邱居新再怎么小心翼翼,还是不小心擦破了靴子的一角。

他还记得自己以为犯了个天大的错误,红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还是冬天,但邱居新却怕靴子再擦破,只好穿着一只靴子提着一只。

当蔡居诚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那个长得像玉人的小师弟,提着只擦破一角的靴子,一只脚赤裸地踩在雪地上,红着眼睛虽然板着脸但语气颇为委屈地问自己怎么办。

只是一句普通的嘱咐却被邱居新看得这样重,那怕只擦破了一点,就能让平时木着脸的小师弟害怕到成这样,蔡居诚真是哭笑不已。

“你放心,师傅不会因为这样治你的罪的。”

蔡居诚好脾气地哄着这个小师弟,“不就是破了一个角吗?师兄帮你缝好不就行了?”

邱居新耷拉着一张脸,勉强答应点了一下头。

蔡居诚拿着针线就开始绣了起来,不一会儿,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猫就填补好了那个角。

看得邱居新都呆了。

没想到师兄的针线活这么好。

蔡居诚看到邱居新看着那只小猫一脸惊奇的样子,不禁感叹小孩子就是好哄。

“你看,这样就好了吧?”

“以后衣服那里破了就给师兄,师兄给你补,不用怕的。”

“听到没?”

邱居新像是捧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捧着手中的靴子。

“嗯。”



这一声嗯,就让蔡居诚一直在补邱居新的衣服,那怕中间停了些许时间,但还是补到了现在。






宋居亦和萧居棠仍然不敢相信那天灰头灰脸追着一只猫跑的是他们的嗯嗯师兄。
他们为此烦恼了半天。

郑师兄笑眯眯地从他们背后经过,“恋爱使人的智商变低呢。”

大家新年快乐啦啦啦啦啦啦啊
@杭一Hangyi 哎嘿虽然不是认识很久但太太你是lof上面第一个和我说话哒!也非常喜欢你的文呀!加油产粮吧!

年少

甜饼请好好接收
一个深情的邱师兄还有一个可爱的蔡师兄
本来想赶情人节末班车但还是赶不到啊啊啊啊啊
这个是蔡师兄视角大概会有一篇邱师兄视角的
感谢你点开来看啦啦啦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上床。

蔡居诚看着邱居新的脸想到。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彼时他们都还年少,还没那么多爱恨,少年的天赋虽已显露出来,但自己那时候也不差,两人间的差距还不大。

邱居新对他的表白,他也只记得当时两人站在桃树下,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师弟把自己压在身下,在他耳边亲昵地示爱,自己的脸就像被火烧着一样,象征性地推了对方几下就被人吻住了。

少年人初识这种滋味,也不知道该如何,吻得慌乱,毫无章法,好在两人是初次,不觉有何不妥,只是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然后就那么顺其自然地滚上了床,两个人都是第一次,邱居新毫无技术可言,只知一味的冲撞,蔡居诚痛苦得多,交合的位置似是要出血了,声音变得支离破碎,眼泪不止,实在是没什么快感可言。

后来擦枪走火的次数多不胜数,都是少年郎在所难免,越到后面邱居新的技术越是成熟,也令蔡居诚获得了更多的快感,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师弟的天赋算是完完全全地展现开来了,甚至比自己还要好。

蔡居诚知道,师弟的武功是更进一步,自己心里越是慌张。

他怕。

很怕。

在邱居新还没来之前他是武当天赋最好,最被看好前途的人,甚至是掌门位置也早就被他预订,可现在偏偏来了个邱居新,把他的一切都夺去,他怎能不怕。

在少年还没完全展现天赋时他还可以自欺欺人,但当一切展现开来,谣言就快变成事实,就连他最敬重的人都对自己师弟青睐有加,他承认,一开始被打动的真心与情爱,早在在嫉妒不甘愤怒中渐渐消磨殆尽。

在自己去杀邱居新的那个晚上,他记得清,白天他才刚跟邱居新说完情,许下诺言,会和邱居新永远在一起,他看到自己那个甚少笑的师弟站在桃树下背着光,对他勾起唇角。

他掩饰得很好,好得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正真的心思,他天真地以为只要邱居新死了他就能重获一切。

但是他失败了,他是一个失败者,看着武当一众弟子对他流露出差异还有或多或少的不屑,幸灾乐祸,看到萧疏寒眼里的愤怒,他还看到了邱居新眼里满是不解与哀伤。

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错了,但随后又被不甘所淹没。

后来虎落平阳,流落青楼,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被人看笑话,他心中更是为邱居新添上一笔。

他是个小人,也是被邱居新逼出来的,他心中独自愤恨道,若不是邱居新的出现他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若是邱居新没来他就还是武当的天之骄子,被别人尊敬仰望。

但是没有如果。





“呵,堂堂武当未来的掌门来这烟花之地也不怕脏了武当的名声。”

蔡居诚看着眼前的人,恨得暗中磨牙,但是来着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坐在一旁,自顾自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怎么?来看我笑话吗?”

邱居新头也不抬,只是默默摇头。

蔡居诚便是最厌恶他这幅样子,看起来像不可一世,又沉默不语,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良久,邱居新慢慢抬头,盯着蔡居诚看,什么也不说。

蔡居诚被他这样看得瘆人,一时间又不知说什么只好沉默。

“师兄”

不知是不是蔡居诚的错觉,他觉得邱居新的眼睛似乎变得亮亮的,满是希翼。

“回来吧,大家都很想你的。”

只是蔡居诚早习惯用恶意揣度别人的话,即便是好话,经过他耳朵的过滤也只剩下恶意。

“听说你快成武当派掌门了,这样叫我回去是不是想在我面前继任好告诉我那是我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好啊!你伪君子的面具终于撕下来了啊!我告诉你想也别想!”

蔡居诚说得激动,觉得自己终于抓到邱居新的把柄了,一瞬间涨的满脸通红。

邱居新眼神一暗,走到蔡居诚面前就把人推到在地。

蔡居诚气得很,却连推邱居新的力气都没有,又被人压的喘不过气来,眼眶气得红了一圈。

而压着他的邱居新却毫不知情,还把人抱得更紧,头就枕在蔡居诚的颈窝,什么也不说只是在颈窝乱蹭。

“师兄,回去吧。”

蔡居诚感到颈窝处有些湿润,又明显听到邱居新说这话时带着哭腔,才肯定这邱居新是哭了,一时间他有些惊讶,惊讶自己居然把邱居新弄哭了,也惊讶邱居新居然这样就哭了。

“我……我很想你。”

说完又把人抱得紧了些。

“很想”

“很想”

“真的很想。”

“所以,求你了”

“师兄,回来吧,我很想你。”

蔡居诚保持沉默什么也没说,邱居新窝在蔡居诚颈窝一会之后就抬起了头,湿润的眼眶盯着蔡居诚看,蔡居诚没由来地觉得有些心虚。

“你放开我吧。”

闻言邱居新立即就把蔡居诚松开,他看着蔡居诚起身一步步走向那张艳红色的大床,坐在了床边,看了他一眼,只问了他一句。

“你到底想干嘛。”

“你难道还想着年少时的荒唐事?嗯?”

蔡居诚本就生得一副好皮囊,只是之前一直皱眉显得不耐烦,这下一挑眉,整张脸都有生气起来。

“你要上就上,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就当是被狗咬了。”

说罢就开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开始一件一件脱了下来,一旁的邱居新竟太过震惊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直到蔡居诚脱至最后一件,邱居新才愤怒的抓住蔡居诚的手。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干嘛!”

邱居新很少这么愤怒,他只觉得自己的心意被践踏了。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这里是点香阁,邱大侠若不是想这样对我那点我干嘛?”

“你不是卖艺不卖身吗!”

“是啊,是卖艺不卖身啊。”

蔡居诚讽刺一笑,“但她可巴不得我从此买身又买艺吧。”

邱居新看着蔡居诚,一脸的心疼,蔡居诚忽然心中一痛。

他已经搞不清自己执着这么多年的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那夜他和邱居新久违地来了一场性事。

邱居新还是很熟悉自己身上的敏感点,自己也更加配合这一场性事,和以往那种年少时的激情与禁忌的感觉不同,这次他叫得放浪,恨不得所有人都听到,所有人都知道武当派未来掌门在这种不堪的地方和武当叛徒苟合,厮混。

也许是很久没做了,邱居新异常地狠,把蔡居诚身上不少地方都掐的青紫,也留下不少红痕。

这场性事的结束以蔡居诚昏过去而结束。

邱居新把人清理赶紧后,又把脏了的床单换好,才把人抱在怀里。

总有一天,怀里的人会回心转意的。

邱居新亲了亲蔡居诚的额头,慢慢睡去。

第二天蔡居诚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了,睁开眼下意识往看左侧看去,果然已经看不到人影了,蔡居诚自嘲地笑笑,也是,自己在想什么呢,把人伤那么重了还想他来救自己,会这么做的也只有傻子了。

“师兄!”

蔡居诚忍住腰的不适刚想起身,谁知脚下一软,眼看整个人就要倒在地上,是邱居新扶住了他。

蔡居诚看着眼前的人,眼神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任由邱居新又把自己扶着上了床躺着。

“我已经为师兄赎身了。”

“呵,是吗,看来这是你算计好了的,一定要我回去了?呵……我告诉你我……”

“师兄,回武当吧。”

邱居新坐在了床边看着蔡居诚的双眼,又握住了蔡居诚的手,诚恳地慢慢道,“掌门这个位置……本来是可以给师兄的,只是师兄现在没有了武功,即便我让位给师兄也怕师兄难以服众。”

“也是,一个废人做武当掌门的确是个笑话。”

蔡居诚把自己的手从邱居新手里抽出,扭头不对上邱居新的双眼,脸上又挂上讽刺的笑容。

“但是有一个位置却很适合师兄”

“甚至这个职位有时候比我的位置还要高”

蔡居诚嗤笑一声,“那你道是说说,武当有哪个职位能比掌门还大?”

“有的,师兄。”

邱居新再次握住了蔡居诚的手,眼里是和年少时一样的柔情,看得蔡居诚一时间有些恍惚。

“掌门夫人。”

「完」

关于婚后

无脑小甜饼

我不管他们就是要在一起

哼唧唧

被邱居新接回去已经有些时日了,蔡居诚颇为无聊地看着正在认真批改事务的邱居新,自从两人互通心意就开始了整天腻在了一起。

别人都说是自己这个武当叛徒色诱了当今未来的武当派掌门,可也只有武当派内部弟子清楚到底是谁缠着谁,初时听到别人碎嘴也有武当弟子忍不住反驳几句,谁曾想这邱师兄冰冷面瘫的属性早已深入人心,即便他们再怎么反驳,别人早已是认定是蔡居诚的错。

而现在听到这些话的武当弟子只能在一旁摇摇头抿一口茶,故作高深地说一句“你不懂。”

确实,自从蔡居诚回到武当本来有不少人想要到前去恭喜或是关心,可只要他们上前一步,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冷面师兄以肉眼可见的散发气场,只能退后几步,看到蔡居诚只能绕道走,生怕邱居新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自己身后并被邀请去“谈心”。

弄的蔡居诚刚回武当的几天以为自己的人缘真的是差到极点,竟然一个关心他的,那怕是问他一句话的人都没有,而且还要绕道走,于是夜晚又在邱居新面前囔囔着要走。

那件事搞得挺大,大到所有武当弟子都知道了,他们的冰冷高级面瘫嗯嗯师兄在夜晚被传说中心术不正武当叛徒蔡师兄一脚踹下床,还在房门前跪了一宿。

从此之后邱居新的确就收敛了气场,蔡居诚也终于收到一众弟子的亲切问候。

别误会,真的是亲切问候,弟子门都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宝石带来送给他,能抠下来就抠,要不就倾家荡产买宝石,只希望送给蔡居诚后邱居新打人能轻点,蔡居诚虽然不大情愿,说话也别扭得很,像是话中带刺,但还是收下了,虽然晚上在邱居新面前酸了一脸,但是还是把弟子们的诉求说了出来。

邱居新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其他回应。

但第二天众弟子门均能感到他们邱师兄打人的力气真的轻了许多,于是纷纷继续向蔡居诚送贺礼,殊不知这是蔡居诚用腰换来的。

显然已是该就寝的时间了,但邱居新还在批改事务,蔡居诚也睡不着,只好坐起来趴在案上看着邱居新批改,看得久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一旁的邱居新默默地加快了批改速度,终于到了最后的一件信封,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华山。

因为是最后一件信封,蔡居诚也精神起来,看到华山两个字不禁皱眉,莫不是又是来借钱的?

果不其然,信上写着华山最近钱财方面有些紧缺希望武当接济一下,邱居新想也没想就想批下来,倒是一旁的蔡居诚抓住了邱居新的手。

邱居新歪头看向蔡居诚表示疑惑,只听见蔡居诚幽幽道,“我没记错的话,华山早欠我们不少钱了吧。”

邱居新算了算,“早前是欠了不少,只是近年还了不少,快还清了。”

蔡居诚皱眉,“好不容易快还好债现在又要欠了?”

邱居新没想太多,“许是最近又经济紧缺吧。”

蔡居诚勾起唇角笑道,“这可不见得,当初我在点香阁不少华山弟子来点过我,出手颇为大方,一出手就四五块宝石。”

这下轮到邱居新皱眉了,“点过你?”

蔡居诚不以为然,“是啊,当时我卖艺不卖身,他们都肯出四五块宝石点下我呢,怕不是经济紧缺,是想赖上武当这颗摇钱树吧。”

这下邱居新的笔锋一转,把本来要批下的信件改为了只给一半。

倒不是武当怕华山真的把自己当摇钱树,华山一直只向武当借些小钱,加上也不是一直不还钱,武当当然真的知道华山一直都在努力还钱的,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借,不过这次……

邱居新看着趴在自己左侧的蔡居诚。

想起蔡居诚在点香阁被华山弟子点过,虽只是买艺,但自己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舒坦。

还是给少些吧。

“好了没……”,蔡居诚满是困意地靠着邱居新。

“好了”

“抱我,我的懒得动。”

看着蔡居诚如同小猫般的姿态,邱居新不禁心中一软。

“嗯。”

两人安然入睡,十指紧扣。

他们还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很久。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为华山弟子我们的宗旨是

拿着武当的钱

嫖武当的二师兄

并且

死!不!还!钱!

耶!





小甜饼一块

小甜饼
大概就是冰九夫夫历经磨难后的生活
私设冰哥劈开了通往冰秋世界的通道让小九可以去玩(??
历经磨难后的两个人这么辛苦地在一起了自然性格被磨合了一点嘛……所以……算了其实就是ooc

ooc预警









魔界的天空总是满天的猩红色,看得沈清秋心烦,便总是时不时就不声不响自己一个人溜到了 平行世界,虽说沈清秋每次总是被洛冰河逮到,但他似乎乐此不疲。

对于在经过自己不知第几次教训后,转眼又忘干净跑到平行世界的沈清秋,魔尊洛冰河头痛不已。

罢了,这次便由他了。

洛冰河叹了口气把手中厚重的文件放下。

“漠北,此次南方作乱便交与你了,琐碎之事不必问我。”

说罢便化作少年模样跑去找沈清秋。

洛冰河找到沈清秋时,他正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青楼听着小曲。

正是那个世界里另一个他与另一个沈清秋的故事,春山恨。
那也是他曾经羡慕的东西。
一个温柔的不刻薄的师尊
一个与他没有仇恨只剩情爱的师尊
一个能自愿与他度过余生的师尊

一个能接住他那杯敬师茶的师尊


沈清秋本来便打定了主意,反正洛冰河也会来找他,也不必担心不识回去的路,倒不如在这边 的世界多享受一下人界的热闹。

只是站在热闹的大街上时又觉得没什么可逛,他也不会逛那些小摊子也看不起那些做工粗糙的 小物件,但是他也不甘就这样空手而归,思来想去只能去他曾经最熟悉的地方,青楼,也顺便 听听那小畜生以前天天念叨这个世界温柔的沈清秋与另一个洛冰河的故事。

谁知才刚坐下没多久,连曲子的一半还没过,洛冰河就来了,还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 是幽怨得不行,但浑身还是散发着威慑的气息,把正在弹唱曲子的歌女吓得不行。

沈清秋抬头看了一眼在门口看着他的洛冰河,冷笑一声把钱袋稳稳的抛到歌女的怀里转身便走 了,踏出门栏时一个眼神也不肯施舍给洛冰河,还把衣袖挥了挥差点甩到了洛冰河的脸上。

对此,洛冰河也不表态,只是默默在沈清秋后面跟着。

见洛冰河只是在他生默默跟着并无把他带回魔界之意,他松了口气,看来洛冰河没对他在青楼 听小曲一事不悦,同时也得寸进尺地怀了点坏心思。

一路上沈清秋特意选择在后巷中不停走动,后巷的路不是脏就是臭,也亏沈清秋为了折磨洛冰 河而忍住了。

即便洛冰河也深知他的师尊是在逗他玩,他也还是默默地跟着,不知走了多久沈清秋的脚步终 于慢慢停下,最后站在了小巷尾处接近大街的位置停下。

只见沈清秋站在阳光下停下,侧身转过来,慢慢把扇子打开,“小畜生还跟上瘾了?”

这是松了口的意思。

洛冰河从暗处走出,“也不是,只是担忧师尊的安危才来的。”

“哼。”

沈清秋扭过头去,又开始了行走,不过这次洛冰河知道,自己可以和沈清秋并肩走了。

“师尊可是喜欢这世界的小曲?”

沈清秋眯了眯眼睛

“这小曲这么多小畜生指的是哪首?”

“自是春山恨了。”

“呵。”

沈清秋薄唇一勾,又是冷笑一声,加快了步伐。

洛冰河虽说的上是情场高手可在沈清秋面前似乎又回到了小白的模样,他还是参不透自家师尊 的心思,只觉得这沈清秋的心思比女人的心思还要复杂,弯弯绕绕也更多。

他不知沈清秋这是什么意思,只好继续默不作声跟在身后。

自从两人互相对对方坦露心思后,也就再无间隙,只是近日不知为何沈清秋又开始四处挑剔, 不是房间布置不合他心意便是饭菜不合口味,从大至小都数落一遍,洛冰河跟着他要求的修改 了一遍后还是被数落了一遍,这下明眼人也知道沈清秋是故意的了。

洛冰河倒也不在意,沈清秋想怎么改就怎么改,一切都按照沈清秋的意思去办,谁知沈清秋越 发挑剔,前天要浅绿色的花瓶第二天就想换成浅蓝色,第四天就要回之前的绿色花瓶,如此反 复不断,换了不止十次洛冰河才惊觉原来自己也有如此好的耐性。

只是经过挑剔的风波后沈清秋便开始了喜欢在两界穿梭。

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若是沈清秋在那里犯了事他也很难能保沈清秋安全,只好把人叫来训了 几句,谁知那人更加肆无忌惮,完全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如此几次后,终究在晚上做恨了几次,倒也奇怪,在两人确认心意前无论洛冰河怎么辱骂,沈清秋连反驳都懒得施舍,即便做 恨了哭声也是少有的,但近来几次做恨了沈清秋不但哭,还翻身把背脊对着洛冰河偷偷地抽泣 ,洛冰河哄了几个时辰都不见好。

也只有在刚去完另一个世界回来时心情才好些,肯让他抱一下。

如今沈清秋再次发难,他除了默默接盘别无选择,以前哄姑娘的一套放在沈清秋身上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走在前头的沈清秋见洛冰河也没走,还在后面跟着,也就放下心来,把心头涌上的酸意压下。

他并不喜欢那首春山恨,但是洛冰河好像喜欢。

他到底是喜欢那个笑语晏晏的沈清秋还是自己这个尖酸刻薄的沈清秋?

越想沈清秋越是生气,脚步走得也越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往哪个方向走了,只知道被洛冰 河拉着的时候他已经在苍穹山清净峰了。

这个世界的洛冰河和沈清秋还有清净峰弟子似乎都不见了,整座山峰只剩下他们两个。

“师尊,弟子可是做错了什么?”

洛冰河看着脸色有所舒缓的沈清秋心中暗道这下自己总算问对了。

如今的洛冰河虽一身黑衣但体型特意化成了少年的体型,而如今沈清秋也是翩翩白衣,又是在 清净峰,此景与以前倒是没什么不同,沈清秋摇着扇子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洛冰河。

良久。

“小畜生,跪下。”

“?”

洛冰河虽不知沈清秋是何意但还是依言跪了下来。

沈清秋继续不慌不忙地摇着扇子。

“小畜生不知错在了何处?”

“是,请师尊明示。”

沈清秋啪一声把扇子收起,拿着扇柄挑起了洛冰河的头,“我问你,你可是喜欢春山恨这小 曲?”

“师尊喜欢弟子便喜欢。”

这倒是会说话,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姑娘。

“倘若我说我不喜欢呢?”

本来问沈清秋是否喜欢春山恨就是随口一问,若是知道这随口一问能产生这么大的误会他就不问了。

“弟子也不喜,只是见师尊似乎有些艳羡才随口一问罢了。”

别说他一开始也羡慕这世界的洛冰河,更何况一直想要被别人善待的沈清秋。

沈清秋收起扇子,瞥了一眼洛冰河没说话,只是退后了一步。

洛冰河识得眼色也起了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埃。

多年间的磨合他学会了看沈清秋眼色,沈清秋也学会了退后一步,虽然偶尔还是有些脾气,但也互相磨得差不多了。

“走吧。”

洛冰河挑眉,勾唇一笑

“师尊是何意?”

“小畜生听不懂人话么?”

见沈清秋隐隐约约又有发难之势洛冰河也不再反驳,只是上前把沈清秋抱起来,沈清秋也难得 没反抗,乖乖揽住了洛冰河的脖子。

回到魔界,抱着怀中的人洛冰河不禁问道,“师尊当真不羡慕他们有春山恨这么一美谈吗?”

毕竟在自己这个世界,他不是什么好人,沈清秋也不是,于是别人骂他时总能把沈清秋捆在一 起骂,可不如另一个世界一般被唱诵。

怀里的人皱眉道,“若是我们的事情是一曲春山恨可以唱罢的,那我们这么多年的纠缠是在做什么呢?”

“那你呢?”

“什么?”

“你是喜欢另一个世界那个温柔的沈清秋还是尖酸刻薄的我?”

答案早已不言而喻,但沈清秋还是求这么一个答案也不过是为了心里那关。

如此还是惹得洛冰河轻笑一声。

“那自然是我的小九了。”

曾经

他曾经也有过一段短暂时光,是非常喜欢阳光的。

受到欺辱也会小心翼翼地放进心里,想着以后的路还很长,无需太过在意。

那段时光像是一场美梦,他还可以蹦蹦跳跳地在石板路上走着,肆意享受阳光带来的温暖,还有沁人心脾的微风。

那时的他总爱在阳光猛烈时抬头,想着要直视那灿烂无比的光芒,最后却总是要拿左手轻轻覆盖在眼睛上,透过无名指和小指的指缝才勉强能直视那光芒。

直到后来,随着断指的痛楚扎进了内心的深处,那些被欺辱的痕迹慢慢从心里溢满,开始蔓延,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把整颗心侵蚀。

一场美梦也就被这样打破了。


断指后的他醒来觉得这阳光猛烈的很,下意识地抬起左手覆盖在眼睛上,睁开眼,却被那阳光辣到了眼睛,立即低下头,眼泪不受控制地不断留下。

他怔怔地看着小指,突然觉得以往温暖的阳光变得毒辣,照在他身上更像是讽刺,像是在讽刺以前他竟妄想直视光芒,而如今小指都没有的他更是没有资格做这件事。

他心中突然感到异常愤怒,却不知是断指之痛使他怒火中烧还是这阳光的过错。

后来,他不喜这太阳,不喜这微风,连曾经走过的石板路都恨不得拆毁,坐在阴暗的角落里让愤恨肆意生长,眼里充满狠辣。

往日那懵懂无知,眼睛澄澈的儿童也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似是从未存在过。

霜降贺文

今天霜降呢♡

这样的日子怎么能不吃糖呢♡

张嘴,吃糖♡







嘀嗒嘀嗒

现在快12点了,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啊。

滴答滴答

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雨声与时钟的声音重叠。

嘀嗒嘀嗒

滴答滴答

喀嚓

这是开门的声音。

薛洋急急忙忙从床上跳下,像是刚从半死状态回魂,但他动作极为利索,先是把房间的灯都打开,然后蹲在门口。

等待客厅的人的声音。

“……阿洋?”

“诶!来啦,小星星!”

薛洋立即把门把扭开,冲出客厅就是一个熊抱。

晓星尘无奈地把薛洋抱起,把抓住自己手臂的手轻轻的拿开,然后再把人放在沙发上。

“这个是我的!对吧小星星!”

薛洋拿起塑料袋里一包牛奶糖,就开始拆开来吃了。

“是,是,你的。”

晓星尘宠溺地笑了笑,把塑料袋里的糖全都拿了出来,一字形地铺展在桌子上。

“唉呀,小星星你真是太好了!我快爱死你了!”

薛洋盯着桌面上的糖,

“别贪吃,一天只能吃一颗。”

“呃?!可是你出差这么些天我都没吃过糖啊……”

说完还瘪了瘪嘴,仿佛是真的。

“是吗……”

晓星尘微笑着,手却在沙发缝隙里摸索。

果然,晓星尘眯起了眼睛,手一用力,便从沙发缝隙中抽出一堆巧克力包装纸。

薛洋 : ……

薛洋 : “那我也还是没吃糖……我吃的是巧克力,巧克力怎么能是糖呢?”

晓星尘 : “嗯,我知道了。”

晓星尘拿起散落一地的巧克力包装纸,转身往厨房走去,扔进了垃圾桶。

见他这么久都没说出今天的重点节日,薛洋有些急了,“小星星,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啊?”

刚从厨房出来的晓星尘身形一顿,但随后就坐到沙发上从容道,“知道啊,今天是二十四节气里的霜降。”

薛洋:…………

薛洋还是不死心,“没让你说这个!我是说今天咱俩有什么节目没?”

话一出口薛洋就后悔了,看见晓星尘变红的耳朵,直觉告诉他,他好像说错话了,但此时失望,愤怒与委屈的心情盖住了想要一问究竟的好奇,他也不想直接跟晓星尘说,就座在沙发上暗自生气。

感受到身边人危险的气息,晓星尘忍不住了,只怕他误会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晚上他却只能跪键盘了。

“阿洋,咱们到阳台上去吧。”

“不去。”

惨了,媳妇生气了。

“去吧,吹吹风。”

“吹风是吧,很好,晓星尘你今天晚上就去阳台慢慢吹!”

晓星尘:……

既然如此,晓星尘见的确不能让薛洋主动到阳台上只好选择强制把人抱起来了。

薛洋:“卧槽!晓星尘你干嘛!发疯啊?!”

薛洋:“……什么鬼”

来到阳台上,晓星尘把人放了下来,往下看,看到楼下摆放着能发出荧光的圆球,排列着一句话。

「阿洋,我们可以再牵手下一个十年吗」

今天是他们结婚十周年的日子。

若是平常的女生看到这种画面,一定会感动得哭泣投向自家老公的怀抱。

但是薛洋是女生吗?

不是。

好一会儿,薛洋才反应过来,晓星尘既看不出媳妇有任何一点感动的情绪,也看不出这到底出了什么效果,他也不好出声,就保持着这种僵硬的气氛。

过了一会,薛洋扭头看向晓星尘,嘴角抽搐,“这种老干部般的庆祝方法你怎么学来的?这成本高吗?你就花钱买了一堆会发光的圆球来庆祝咱俩的十周年是吗?”

晓星尘:……

薛洋继续教训道,“你要是有这么多钱买这些垃圾,还不如买糖给我吃,或者是每天准需我多吃几颗糖,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东西下次别买了,听到没?”

晓星尘:“听到了……”

薛洋满意地点了点头。

晓星尘:“但是楼下那些糖还真的可以吃……其实只是外面那层糖纸发着光 里面包着糖的。”

薛洋:!!!

薛洋:“那还等什么啊?!我下去拿了啊!”

说罢,他就打算从阳台直接跳下去,晓星尘眼疾手快,手又长,把人抱在怀里,嘴巴靠着薛洋的耳朵,“阿洋,那么你准备了些什么给我啊?”

薛洋一心只想赶紧下楼,把那些糖果收入怀中,回答晓星尘的时候就添了些敷衍,虽然他压根就没准备实质性的礼物,也早想好这么回答他了。

“第一份,我先回答你那个愚蠢的问题,废话,你不跟我牵手下一个十年你还想找别人是吧。”

“第二份,我都把自己给你了你还要怎样?”

“给完了,还不快放我下去?”

晓星尘听到后还是感到苦笑不得,且不说那所谓的第一份礼物肯定是临时想的,那第二份礼物也真是被他重复不知多少次了,所以晓星尘早有预料薛洋会这么说。

“阿洋你说你把自己给了我,那我是不是可以要求阿洋做些什么?”

薛洋毫不犹豫且说得豪迈,“除了限制我吃糖,其他随你!”

晓星尘失笑,却趁薛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不得了的,就把人公主抱起来,往屋内走去。

薛洋:??!

薛洋:“你干嘛?!”

晓星尘:“阿洋不是说随我嘛?”

说完就把人放在床上了。

薛洋觉得有点慌。

“我楼下的糖怎么办?”

晓星尘:“明天早上你就可以看见那些糖了。”

薛洋:“我有点不放心……要是有人偷怎么办?”

晓星尘的手极不安分地在薛洋衣衫下摸着。

“阿洋……不会的……你可以放心……”

“嗯……啊哈……我……”






被好友忽悠过来,在楼下捡糖的宋岚,拿着手中的糖罐,一手边捡着糖,耳朵一边听着活春宫,他觉得必须重审一下这位好友了。

宋岚:我觉得他一点也不明月清风





第二天下午

薛洋醒来,果不其然看到床头摆放着一个糖罐,里面的糖塞满了一整个糖罐,没有一点缝隙,而且还很干净。

虽然薛洋看到这个糖罐还是很高兴的,想到晓星尘为了他在楼下幸幸苦苦捡糖,还是感动的,只是一想到是用腰换来的,心里就有一点不愉快……

薛洋:这罐糖也不能安抚我的腰痛啊……







请问宋岚先生,您对您这次辛苦捡了这么久的糖果,却只是促进了晓薛夫夫的感情有什么看法?

宋岚:深藏功与名

「完」